那天晚上,相葉全身濕淋淋的來到櫻井家門前,櫻井把門打開有些疑惑的瞄了眼外頭。

 「外面沒有下雨耶!」
 「我又不是淋雨。」
 「那你怎麼了?」
 「我剛剛走在路上,一台車子開過剛好旁邊有攤積水,我被潑到就變成這樣了。」
 「啊?」

 前些時候的確是有下雨,但那是毛毛雨耶,那種絲絲細雨有辦法造成積水嗎?
 櫻井看著全身濕淋淋的他微微一笑。
 「那你進來吧。」

 沒有問他為什麼不乾脆回家要來他家,因為他完全看穿這傢伙的想法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相葉做這個決定的,但這一直是他的期盼,更何況今天是情人節,他要送這種禮物他也沒有道理拒絕。

 開了衣櫃,隨便抽了件襯衫跟褲子轉身想遞給他,卻發現相葉動作快速已經把自己扒光躺在自己的床上用厚重的被子包裸著自己,濕搭搭的衣服還散落在地板上,櫻井走到他身邊大掌一伸撫上他的額頭道

 「雅紀,你怎麼了?」
 櫻井厚實的桑音讓相葉微微笑了。
 「我喜歡你這樣叫我。」
 「嗯,那有什麼問題,喊多少次都可以,只是…」
 櫻井的眼認真的望進相葉眸子裡,「你這是什麼意思呢?」
 相葉坐起身一把抱住了櫻井,投入他懷裡,櫻井的視線剛好可以清楚的看到相葉平滑的裸背,他的心跳不由得加快,呼吸也有些急促,強忍著想碰觸的衝動,他等著相葉的回答

 「我說過好幾次,我喜歡SHO CHAN…」
 「還有ARASHI。」櫻井不忘替他補充。
 「但是SHO CHAN最近對我越來越冷漠了。」
 櫻井沒有回話,他最近的確是有些疲乏,他只是對於他們這樣的關係還有相葉太常掛在嘴上的告白感覺不踏實而已,絕對不是不喜歡他,他還是如以往那樣喜歡相葉的。

 「所以我一直在想,該怎麼做才能讓你更愛我,所以我裝病要你陪我去看醫生,想著這樣你也許會更關注我一點。」
 「話說回來,你吃藥了嗎?」
 「SHO CHAN真是的,不可以在我真心告白的時候講這種破壞氣氛的話!」
 「可是──」
 「已經沒有可是了…」

 櫻井才剛想開口,相葉溫軟的唇貼上,他堵住了他的嘴,這一吻也讓櫻井忘卻了剛剛還想逼他吃藥的念頭,他的手抬起他的下顎使他們能吻的更加深入,舌尖纏繞著,櫻井將他推倒在自己柔軟的床上,火熱熱的深吻著,二個人喘息著相視著對方,原本阻隔在他們之間的被子也落到床下,相葉白皙的的肌膚印入櫻井眼簾,相葉的皮膚細嫩,實在不像男孩子的肌膚,他情不自禁的低身細吻他的胸膛,進而啃咬住他胸前脆弱的乳首,在他綿密的舔狁下漸漸挺立…

 「嗯啊…SHO CHAN…你…別…啊…」

好聽的呻吟聲像是一種誘惑,櫻井快速退去自己的衣服,就在他想解開褲帶的時候,相葉修長的指頭拉住他,眼神相對,相葉立即低頭,眼中閃爍著害羞的訊息,漲紅著一張臉吶吶的道

「我幫SHO CHAN脫吧…」

這孩子今天還真是反常的積極阿,不過這也沒什麼不好,於是櫻井放手讓他弄,
相葉膽顫著手將他的牛仔褲紐扣解開,拉鍊拉下時不經意的碰觸到了那讓人害羞的部位,臉一紅他的手更抖了,櫻井看他笨拙的樣子笑了笑。

 「雅紀,等你脫完我想我都做完了吧。」
 相葉的臉紅的快熟了。「SHO CHAN不要取笑我啦…」
 退去自己的褲子,帶著幾分寵溺望著他,然後從他的嘴唇開始一路吻下去,聽到相葉柔軟的喘息聲,他的熱情回應讓櫻井既是感動又是擔心,還想著該不該繼續時,
 相葉將他一把反壓下,他學著櫻井那樣吻著他,想終止的念頭已經完全被情慾給掩蓋過了,他悶哼了一聲,相葉的生嫩反而帶來一種刺激,
 這種酥酥癢癢的感覺讓他想要更多,他受不了的將他壓在身下,拿出抽屜裡的潤滑油在手上沾了下,扳開他的大腿,緩緩的插入他體內,
 插入的瞬間相葉倒抽了口氣,感覺到他的緊張櫻井輕緩的在他耳邊道


 「雅紀,你放輕鬆一點…」
 很緊,所以他必須先這樣讓相葉習慣,真正進入的時候才能不讓他那麼疼,如果他還是那麼緊繃會更痛的。
 「SHO CHAN…啊…疼……」
 相葉朦朧的眼閃著淚光,作為安撫他低身給了他一個溫柔的吻,抽動了下手指…
 「啊…SHO CHAN…不、不要…啊…」
 感覺到他放鬆了一些,他將第二根、第三根手指加入,慢慢的擴大,直到感受到他體內濕潤且漸漸放鬆,他加速的抽動著…

 「嗯啊…不…啊…SHO CHAN…」

確定相葉已經完全接受,他將手指抽離,扶住他的腰深深的埋進他體內…
 雖然做過了減緩痛楚的潤滑,但是那龐大的分身侵入還是讓相葉痛的抓緊了櫻井的手臂,指甲掐進他的肉裡,汗水從他的額上緩緩落下…

 「啊…痛、好…痛…SHO CHAN…」
 「乖,雅紀…先別亂動…」
 「SHO CHAN…離開不要了…」
 
 怎麼可能阿我的雅紀,雖然相葉軟聲帶著哀求的樣子很誘人,但是這只會讓他更無法離開他而已,櫻井拼命忍耐著自己充血的慾望,汗水淋漓,就算手臂被他掐的再痛也拼命的忍耐,他彎下身輕吻著相葉手臂上的胎記,輕啄他的唇,在他耳邊溫柔安撫…

 「雅紀,忍耐一下,一會就好了…」

 不適感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身體裡竄出的熱,相葉覺得自己渾身燙的要著火了,那不舒服的感覺讓他試著扭動身子,於是身上的人喘息加重了,聽得出來他是在拼命忍耐。

 忍的很辛苦吧…

 「SHO CHAN,可以了…」
 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想也知道忍耐慾望是很煎熬的,他不捨得。
 「雅紀…你確定?」
 不想傷害他,因為珍惜他所以不忍讓他受傷。
 「SHO CHAN,求你…」
 看樣子已經完全習慣了,不過他還想聽到一句話…
 「雅紀,說你愛我…」
 「唔阿…嗯……SHO CHAN…」
 「快說…」他已經快要忍受不了了。
 「愛你,我愛你…SHO CHAN…啊!」

 已經到達最後底限,無法再忍耐所以櫻井開始猛烈的衝刺,每一次的深深撞擊讓他們更加的貼近,呻吟聲交疊著喘息,隨著櫻井的律動達到了最頂峰的高潮。



 一夜的瘋狂過後,相葉在櫻井的手臂裡精疲力竭的睡去。
 相葉身體上遍佈著的點點吻痕讓擁著他的櫻井有種莫名的歸屬感,就這麼看著他的睡顏就讓他感到幸福,不過,想起他之前的話跟方才的乖順配合,他眼角邊含著的淚水還是令他有些擔憂,他這麼脆弱,該如何不傷害他又能擁有他,這樣做是對的嗎?他是真的喜歡自己,還是不甘被冷落的寂寞才委曲求全?
 
 「唔…SHO CHAN…」
相葉迷迷糊糊的喊著他的名字,像寵物般窩進櫻井懷裡,櫻井嘴角不禁上揚了一個好看的弧度,輕輕的吻他,舌尖探入撬開他的貝齒,恣意的掠奪他的呼吸,品嘗他的香甜…

他是個欲求不滿的男人,他並不否認,偽裝在溫柔外表下,實質上只是想要奪取更多,如果不這麼做他會感到不安徬徨,這樣是不是很可悲?

 櫻井離開他的唇,相葉緩緩睜開朦朧的眼,看到的是櫻井有些無奈的表情,他的心一緊,他拉過櫻井,匆促的吻著,感覺到相葉浮躁的情緒,櫻井微微推開了他,仔細的望著他的臉龐輕聲道

 「怎麼了?」
 相葉低頭,眼眶泛紅。
 「總是問我怎麼了,你才怎麼了呢…」
 見著相葉委屈的表情,櫻井有些心疼,他只是無辜的道
 「我怎麼了?」
 「我都做到這種地步了唷,SHO CHAN還不能把整顆心放在我身上嗎?還不能……更喜歡我一點嗎?」

 更喜歡我一點吧,翔,不要管任何事情,我要你全部的愛。

 「問題是,為了抓住我的心,你這麼做真的好嗎?這樣好像我在逼迫你一樣。」
 雖然這招挺有用的,他覺得床上的相葉比平常可愛個好幾倍。
 「才不是呢,我是心甘情願的阿,否則就算把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我都不會屈服的,更不要說是讓你為所欲為了。」
 「雅紀……」

 他抱住了他,將他緊緊的納入自己懷裡,他的人生有大半的心思是跟隨著相葉的,那是無論怎麼樣都不會拋棄的感情。
 對於這個懷抱相葉並沒有認同,他倔強的在他懷裡掙扎著,但櫻井手臂的肌肉可能真有點作用吧,他掙扎一會,無效後就嘟起嘴不再動作,櫻井見他如此,不以為意的淡淡笑道…

 「雅紀,你有乖乖在吃藥嗎?」

 已經因為櫻井的逼迫說感到不太開心了,還跟他提藥這種討厭至極的東西,相葉火大的想起身離開,但這動作太大,讓他痛的立即縮回櫻井懷裡乖乖不動。

 他的下半身整個是可以領殘障手冊的狀態了吧,一動,從股間跟腰間傳來的酸痛讓一向很不耐疼的相葉快哭了,但他終究還是沒哭,只是彆扭的將臉埋入櫻井懷裡,不讓他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

 「很疼嗎?」
 櫻井大概知道那會痛,但從來搞不懂那是什麼感覺,潤說,那是連大野這種感應神經跟別人不太一樣的人都受不了的疼,那更何況是相葉了,應該真的很痛吧。

 櫻井有些心慌的將相葉埋住的臉翻開,還好相葉只是皺著一張臉沒有哭泣。

 「雅紀,痛嗎?需不需要我幫你擦藥?」
 「不要,我不要!」
 「雅紀…」
 「我要回家……」

 相葉滿腹委屈。
 嗚嗚,他好可憐唷,都已經把自己給潑濕,用了一個糟糕至極的理由主動躺上他的床,極力的配合他,最後呢?卻只換來他一句"很像我在逼迫你",他都不懂…他愛他的決心跟心意。

 「雅紀…」
 「我真的生氣了唷,翔桑,你───」
 「雅紀,我愛你。」
 「咦?」

 什麼?什麼?
 相葉抬頭睜著大眼看著他,他剛剛說了吧?

 「我說我愛你。」櫻井一邊說一邊探手開抽屜,從裡面拿出藥膏,再道…
 「所以,你要原諒我。」
 「什麼?」

 相葉看到藥膏從感動中跳脫,他想逃卻不敢動,他害怕死那陣痛楚了。
 「翔…你不是要──阿─不,放開我…我警告你放開我啦…」

 櫻井才不會如他的願,他將他翻過身,對著他的淚眼露出一個燦爛的天使笑容。

 「擦藥可能會痛點,但還是要擦是不是?」
 「阿…SHO CHAN,我自己來,我自己來啦!」
 「你怎麼自己來?你背後有長眼嗎?不要動!」
 「SHO CHAN好兇…」
 「有時候是必要的。」
 「SHO CHAN………啊,我、我們先去洗澡好不好?拜託…」
 「洗澡?這倒是好主意,洗完再擦也比較衛生…好,我們走!」
 「咦?洗了還要擦嗎?SHO CHAN,不───」

 櫻井橫抱起他,索性封住他吵鬧不休的唇,浴室的門"啪"一聲關上,
 浴室裡的二個人該吃的都吃了,該享受的都享受完了,但是……他們忘記一個大問題…


 他們還有個錄影呢。






 「吶吶,有沒有這麼誇張…」大野搓搓相葉熟睡的小臉,二宮手盤胸瞪向一旁笑的開心的櫻井翔。
 「喂喂,你把他搞成這樣他等會要怎麼錄影?」
 「其實這也是我的失算,還好今天錄的是秘密嵐。」
早知道就不要答應相葉的緩兵之策,後來在浴室又是一陣難分難捨,他精神是很好,但相葉看起來累到不行,就算如此心裡擁上的幸福感還是讓他不由自主想微笑。

 「為什麼你就不會這麼累?」潤湊到大野身邊問著。
 「那是他太弱了。」大野偏頭看著相葉,像在看兔子一樣。
 「說的也是。」
 看準了工作人員進來喊"錄影"的瞬間,大野起身道…「不過也可能是潤你太不中用了。」
 潤的憤怒情緒被工作人員給截斷,大野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走出樂屋。

 二宮望著他們遙遙頭,就在櫻井用閃亮亮的眼神盯著相葉睡顏時,二宮開口了。
 「翔桑…」
 櫻井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相葉的臉龐。「什麼?」
 「你要好好保護他。」

 二宮離開了樂屋,工作人員開始催促還在樂屋裡他們,聽到他喊"快把相葉君叫起來"。
 櫻井帶著一抹好看的笑容,叫起來是吧。


 那個吻有相葉嘴裡的牛奶香還有屬於幸福的味道。



 「SHO CHAN不要吵我,我還要睡啦…」

 





 阿,醒了呢。

 

 




END

 



 沁言"
    哈哈哈(大笑)
    打完心情真好,連我都感染到幸福了啦。
    是說,我很認真的跑去查男男真實情形到底是如何,
    我還沒那個勇氣去看影片,只是看文字就讓我害羞的想鑽地,
    是說,果然小說會唯美化是吧?但寫的太真實也不太好呀,我很不能接受太真實的耶!
    那一小段只是因為是情人節所以不想像以往那樣匆匆帶過,否則就不可能是微H,我還是會帶過的唷(笑)
    五個人總會有一個人落單,真糟糕。

    標題定為君の瞳に恋してる,是因為那是SHO CHAN首場演唱會的SOLO曲,
    翻唱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我還滿喜歡這首歌的,歌詞部分如下↓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無法將視線從你身上移開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你好得不像是真的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我無法將視線從你身上移開
You'd be like heaven to touch 你就像人們嚮往的天堂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我想擁抱著你
At long last love has arrived 愛情終於來臨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我感謝上帝讓我活著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你好得不像是真的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我無法將視線從你身上移開

Pardon the way that I stare 請原諒我注視你的方式
There's nothing else to compare實在是無從比較
The sight of you leaves me weak 你使我軟弱無力
There are no words left to speak使我無話可說
But if you feel like I feel如果你瞭解我的感受
Please let me know that it's real請讓我知道那是真的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你好得不像是真的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我無法將視線從你身上移開

I love you baby我愛你,寶貝
And if it's quite all right如果可以
I need you baby to warm the lonely night我需要你來溫暖這寂寞的夜
I love you baby我愛你,寶貝
Trust in me when I say: 請相信我,當我說:
Oh pretty baby, don't bring me down, I pray
噢!漂亮寶貝,我祈求你別讓我失望
Oh pretty baby, now that I found you
噢!漂亮寶貝,我找到了你
Stay and let me love you, baby
留下來讓我愛你,寶貝
Let me love you               
讓我愛你

  情人節快樂XD

  2009.02.15 ‧夜澄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