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裡的陰影角落,有個外表看似醉的很徹底但其實腦袋非常清楚的人,
 他是ARASHI的RAP擔當櫻井翔,喝著苦澀的酒,無奈的低嘆。
 

 想起今天一整天二宮雖然疲憊卻忍耐著的模樣,他就悔恨的好想殺了自己。
 其實他不是故意要對NINO這樣那樣以後還落跑的阿。
 第一次是那天他們五個聚在一起喝酒,後來二宮醉得一踏糊塗,
 其他三個又像遊魂一樣自顧自的走掉了,最清醒的他只好負責把二宮送回家,
 誰知道為什麼二宮喝醉以後居然會強迫性的要別人抱他,
 這一點大概他本人也沒有自覺,跟二宮也不是第一次喝酒,
 只是二宮快要醉的時候就會自己叫台計程車回家,
 所以他們基本上沒怎麼看過二宮徹底爛醉過,
 這次可能是他的失算吧,他抱著二宮心裡頭想著。

 二宮真的很小一隻,在他懷裡像個女人一樣瘦小,
 無辜的眼搭上微翹的小嘴,根本就是要人侵犯他麻!
 才這麼想著的時候,二宮突然抬起頭望著他,然後茫茫然的笑了下,
 還想著他要做什麼的時候,二宮的唇沒來由的覆上他的。

 天曉得,其實他才是那個被害者阿,
 只是緊要關頭的時候他才從驚愕中轉受為攻的,
 隔天早上起來,看到二宮跟自己的衣服零散的落在地板上,
 他驚慌的什麼也無法想,只是套上衣服快速的離開二宮家。


 再度碰面的時候已經隔了一天,他原本擔心見到二宮的,
 沒想到他跟平常無異,對待他的方式還是一如既往,
 在台上把他當成玩具玩,下了台就冷淡以對,
 他像是根本不記得那晚發生的事情,聊天中他有不經意的問他『沒事吧?』
 二宮張著眼不解的問他『什麼?』…他想,搞不好二宮是在裝傻,
 那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個意外,也許…他並不想回憶這件事情,
 既然這樣那他也忘掉吧,就算心裡還是有那麼點糾結。


 第二次是在一週後,二宮再度醉倒。
 只是這次他不是陪二宮喝酒的人,而是被他的親友們打電話叫去的,
 說是你的成員二宮君醉倒了,麻煩你送他回去吧,
 他問他們為什麼找他,他們說…
 『因為NINO電話簿裡的第一個號碼就是櫻井君阿。』
 唉,只是因為二宮根本不管這種小事,他從來不排電話簿的順序,
 那只是湊巧而已,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是這樣拒絕的話大概會被說成是沒成員愛的冷血動物吧,
 所以他答應了。


 結果跟上次一樣,二宮和小孩子一樣囔著要他抱他,
 也和上次一樣二宮又肆無忌憚的吻著他。
 他很想推開的,但是推不開阿…
 這樣子誘人的二宮他根本無法抗拒…
 不過這次他很努力的放輕了力道。

 於是,隔天早上起來又是一陣的懊惱。
 看著一旁二宮的睡顏,他陷入掙扎,
 到底該不該留下來?但…他知道的反應會是什麼?
 會不會生氣?會不會後悔?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打壞他們一直以來的友情?
 太多的不定數讓他終究套上衣服離開他家,抱持著如果再度見到他,
 他還是那樣的反應的話,他就這樣順其自然下去吧。
 於是事實證明,二宮雖然撐著明顯就是疼痛的身子來錄影了,
 但見到他時依舊沒有問他昨晚的事情。

 他得承認他有點失落,這證明了二宮根本沒把這當一回事,
 那自己如此在意又是為什麼? 
 只是,很掙扎也很矛盾阿,想表達對他的關心卻又不能太過明顯…
 什麼也不能說只能遠遠的默默的看顧著他,這複雜的心情常使他鬱悶。

 本以為這樣的事情應該不會再有第三次,沒想到隔一周他的電話又響了。
 『對不起,我很忙!』這麼對他的親友說了。
 『咦?那二宮君要怎麼辦呢,沒有人順路耶…』
 『…………』…他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繼續發生了,就算被說冷血也好,他絕不能妥協。
 『那好吧,只好叫台計程車送他回去了…只是這麼晚又是藝人的好危險喔,不過也只能這樣了,那不好意思櫻井君打擾你───』
 『我去,我去可以了吧!』


 如此這般,他還是去接二宮了。
 不過這次二宮喝的特別醉,幾乎可以用暈蹶來形容,
 為什麼會喝成這樣呢?二宮最近是不是有什麼煩惱?
 他時常搞不懂二宮和也這個人,平時根本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
 他身上有種透明的防護罩,就當你想努力的看破他,
 那層防護罩就會像漫畫裡的光波那樣將你狠狠的彈開,
 越是接近,只會覺得離他越來越遠而已。


 將二宮用公主抱的方式抱上樓,讓他安穩的躺上床,
 他輕輕撥開散亂在他額際上的髮,視線怎麼也無法從他的睡臉上移開,
 少了白天時的聰明能幹,這時候的二宮好安靜好乖巧,
 如果他能一直這樣待在自己身邊那該有多好?
 就這樣看著他,想親吻他的感覺越加強烈,內心掙扎了一會他還是放棄了,
 搖搖頭他站起身,他必須快點離開這裡,否則等會又擦槍走火那就遭了。

 才剛這麼想,他的手被一雙溫熱的手抓住了,
 他錯愕的轉過頭,二宮睜著迷濛的眼向上看著他,
 好可憐的表情,像極了溜滑梯下的雨中棄犬。

 「你是……誰?」


 咦?他不知道他是誰,他該不會一直都不知道跟他度過夜晚的到底是誰吧?
 才剛這麼想,二宮忽然低頭聞了下他的手指頭,還伸出舌頭舔了下,
 這一個舉動讓翔整個人石化,他就僵在那裡看著二宮,眼神裡充滿了掙扎的情緒,
 二宮沒發覺他的異樣開始呵呵笑了起來…


 「什麼麻,真的是翔阿,呵呵…翔是壞蛋呢,櫻井翔阿……是大渾蛋…」


 人家說酒後吐真言這也許是真的。
 二宮好像是從三年前開始對待他的方式就變了,
 還記得三年前他還會跟他撒嬌,或者玩那種趁他不注意偷親他之類的惡作劇,
 但是後來二宮就變了,雖然沒有刻意疏遠他,但也不怎麼主動來找他,親暱的行為也不做了,
 一開始會感到有些寂寞,但隨著時間一年一年過去,倒也習慣他們這樣的相處方式,
 可是,有一件事情他是清楚知道的,雖然二宮從來沒有對他說過,但是他就是知道…
 他被二宮討厭了吧。

 
 「NINO…我哪裡不好呢?」
 

 對著二宮迷迷糊糊的笑容他苦笑了下,他在做什麼呢?
 問一個快退化成犬類的人這種問題有什麼用,
 如果他真的回答了反而會更讓人鬱悶吧。


 「討厭…就是討厭阿,我最討厭翔君了……」


 阿阿,二宮說了呢,雖然是爛醉的他說的。
 但還是無可避免的受到打擊。
 這世上最遭的厭惡,就是說不出那個人到底哪裡討厭,
 連改正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宣判出局。


 大大的嘆了口氣,他想抽回手讓二宮趕快睡覺,
 這麼晚了明天還有節目要錄呢…
 但他倔強的就是緊抓著不放,這讓櫻井感到有些無奈和……生氣,
 沒錯,是生氣。
 這是什麼意思,既然討厭他就不要緊抓著他不放阿。


 「NINO,你不要任性了…放開我!」


 其實很久以前他也凶過二宮的,那時候的他要考試有龐大的壓力,
 情緒就跟隨時會爆炸的河豚一樣,不僅有毒還帶刺,
 所以他為了一件跟二宮基本上沒什麼關係的小事發了脾氣,
 就只是跟他同期的JR.沒有把便當餐盒丟棄而已,
 就這麼無辜被罵一定感到委屈莫名吧,也許會露出跟現在一樣的表情…

 二宮張著一雙閃爍的眼睛,眼眶裡慢慢的堆積出晶瑩的水氣,那是眼淚…
 該死。
 櫻井咬咬下唇,他無奈的一嘆,退回他身邊乖順的讓他握著手。


 「算了,你愛握就給你握到天亮好了!」


 此話一出,二宮的眼淚非但沒有縮回去,反而滾滾落下,滴落在他的手掌心上,
 濕暖的眼淚讓櫻井心頭一擰,他最受不了的就是眼淚了,
 相葉也常常在演唱會上哭泣,他會在台上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但下了台趁相葉情緒正高漲時,總會訓誡他幾句,『不要動不動就哭』
 因為看著他們落淚他也會感到難過與不捨的。
 更何況現在哭泣的人是一向堅強的二宮,他緊緊的擁抱住他。


 「NINO…你有什麼煩惱嗎?告訴我好不好?」


 二宮緊靠著他的肩膀,眼淚沾濕了他的衣服,搖搖頭。
 
 
 「我沒事。」


 「不要跟我說你沒事,你沒事的話會哭嗎?不要把自己偽裝起來,偶爾依賴別人一下有這麼難嗎?」


 二宮有事情總是自己承擔,明明年紀就不是五人中最大的,
 但他什麼也不說,總是了解別人在想什麼,幫忙分擔別人的心事,
 卻不願讓別人知道他的痛苦或者悲傷,他必須明確的告訴他,這樣是不對的!


 「依賴你……有用嗎?」
 「總比你一個人好!」
 「可是我的煩惱不能對你們說的…」
 「為什麼?」
 「因為在三年前我就已經決定要放棄了,SHO CHAN……我已經放棄了……你懂嗎?」


 不懂。
 什麼放棄不放棄的,那是指什麼?
 放棄他這個人?二宮就這麼討厭他,討厭到不得不這麼做?
 這是跟他在一起相處快要十年,被他稱為夥伴的人說的話?
 他對他難道不夠好?不夠溫柔嗎?這是為什麼──


 突如其來的怒意跟心酸襲向櫻井,不想遷怒所以他放開二宮轉身就要離開,
 二宮卻一把拉回他將他壓到自己的身下,
 跨坐在櫻井身上,二宮眼睛因為水氣顯得霧濛濛的,那是一個極為脆弱的表情,
 為什麼露出這種表情?明明……被他討厭的是他,該難過的也應該是他才對,
 才這麼想著,二宮冰涼的手指撫上他的唇,他低身覆上然後將指頭抽離,
 二宮身上的帶著些微酒氣的花香味傳自鼻間,那吻帶著些微眷戀的味道,
 就在要閉眼的那一瞬間,他的理智將他硬生生的喚回,
 不行,二宮他醉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他會後悔的。
 他偏過頭拒絕他的親吻,退開他的唇,二宮看著他,
 彼此相視著卻沒人想離開。
 

 一直繫在心頭上的人是無法說放棄就放棄的吧?


 對於二宮後來覆上的唇,他沒有任何的抗拒了。
 他熱情的回應著他、接受他、用他的一切包覆住他…
 這是最後一次了。接下來的日子他將繼續裝傻,
 繼續維持他們表面上平靜如水被稱之為習慣的感情,
 其實,這也是一種忘記吧…
 心靈上永遠的割捨。



 從回憶裡回神,櫻井還是置身在昏暗的酒吧裡,
 天昏地暗,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徹底迷醉,
 直到有一雙手拉住他的手腕,道


 「跟我去個地方吧!」


 不由分說的,那人拉著他就這麼出了酒吧。
 櫻井意識雖模糊,卻好喜歡那個人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溫暖,
 跟在他身後他微微的笑了。




 三年前的事情你已經忘記了吧?
 其實是從一句像是玩笑般的話語開始的。

 你對著洗著菜準備晚餐的我說了這麼一句話,你說…
 『NINO這麼會做飯,那嫁給我吧。』

 感覺到自己心頭擁上類似狂喜的情緒,用極其平穩的口吻我回答…
 『那就嫁吧。』

 你忘記了,對吧?




 其實我是喜歡櫻井翔的。
 從很久很久以前。
 那個總是穿著制服,在樂屋裡低頭拼命抄筆記的男孩,
 在台上跟相葉一起犯傻,總是丟三落四的一點都不像精英,
 手臂上的肌肉只是裝飾品,腕力其實弱到不行,體育無能,
 罵起人來儼然就是個大少爺樣。

 但是撇掉這些缺點,他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這樣的性格像是老天賦予他的一項武器,很輕易的能從他的眼中感受到關愛與溫暖,
 是什麼時候覺得被這樣注視很沉重的?
 應該是在他說出『嫁給我』這種曖昧至極的話開始的吧,
 意外的是,自己沒有冷冷的吐嘈他,反而下意識的答應了,
 對於這麼回答的自己他在被窩裡好好反省過了,
 可是他想,就算翔再問他一次同樣的問題,他也會義無反顧的答『好』吧?
 意識到自己喜歡翔也是從那天的那個夜晚開始的。


 在那之後,他發現自己變了,變的不喜歡跟團體一起行動,
 比起和大家在一起他更喜歡獨處,原因?
 大概是不喜歡看到翔跟相葉玩在一起的傻樣吧?
 或者是翔幫大野倒水卻沒有幫他倒的時候,
 再者是潤問翔功課上的問題,兩人一直說著他不懂的複雜公式,
 這在昨天還是平常至極的事情,但現在看在眼裡卻會感到心酸,
 再這樣下去他會無法繼續待在ARASHI裡的。
 也許旁人看來會覺得沒有這麼嚴重吧?
 但如果有一天忌妒的情緒爆發了怎麼辦?會變的很想逃避的。
 他的成員們是無辜的,有問題的不是他們,是他的內心。


 於是,開始逼迫自己忘記喜歡翔的心情,
 因為ARASHI五個人的友誼遠比他對翔的愛戀來得重要,
 所以他不著痕跡的疏遠著翔,甚至翔私底下想和他聊天,他都會藉故走開,
 裝做是去倒水,或者剛好有一大堆話想跟其他三人說,
 盡可能的不要和翔獨處,還好他演技極好,沒有讓他們感覺到異樣,
 時間一久,他跟翔的相處模式就這樣定案了,沒有人會覺得他對翔的愛理不理是冷漠,
 沒有人會發現壓抑在他心底深處的眷戀,更沒人會發現,二宮和也其實最喜歡櫻井翔。


 就這樣,扼殺了那份喜歡的心情。


 「我最討厭大海了。」


 晚上的海邊黑悽悽的,大海的蔚藍現在也只是烏黑一片,
 除了遠方的燈塔,什麼也看不到。
 這樣最好,他不喜歡海,厭惡至極。


 「NINO……你,怎麼了嗎?」


 後頭的櫻井吶吶的說,二宮回頭瞄了他一眼,
 在堤防邊坐下,凝視著烏黑的大海,聽著海浪的聲音,他笑了下…


 「昨天晚上……你在做什麼?」


 櫻井的心臟像是被人用球棒敲擊到一樣,
 差點不能呼吸。
 他也坐下了,但跟二宮之間隔了至少有五個人的距離。


 「我昨晚………」承認吧櫻井翔,難道你想繼續逃避下去嗎?就算二宮討厭你,就算明知說出來只會被拒絕,也要承受阿。
 「對不起,NINO…其實昨晚────」


 「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對吧?」


 「咦?」


 「說真的,跟你做的過程我完全不記得了,但是……一定是我主動的對不對?你其實才是被害者…」


 二宮凝視前方的表情好平靜,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櫻井不由得坐近他一些,
 好不容易挪到他身邊的時候,二宮突然將頭靠在他肩上,感覺到肩膀的重量,
 櫻井只是默默的望著前方。


 「我知道你也很掙扎吧,依你的個性…做了那種事情還拋下我不管,你心裡一定不好受…
 「不過,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只是大野要我來確認所以我來了,只是這樣而已,所以…
 「不要覺得愧疚,也不必那樣守著我了,我不會有事的……」



 櫻井沒有回應,只是低頭吻了他。
 那個吻輕柔的讓二宮的心暖暖的,這種短暫的幸福能夠持續多久?
 其實也已經足夠了吧?



 「NINO,接受我好不好?」


 在櫻井懷裡,二宮笑了。


 「你要我接受什麼?」


 「至少不要討厭我。」


 討厭?二宮失笑了。
 沒錯,翔是該這麼想的,因為他的演技很好的緣故。
 

 「笨蛋。」


 「為什麼……就是不能喜歡我呢?」


 「有什麼關係…反正,沒有我的喜歡還有其他人阿…相葉、潤、大野、工作人員、經紀人…還有好多人他們都喜歡你…」


 「那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因為我喜歡你。」


 愣了許久,直到二宮聽到翔急促的心跳聲才回過神來。
 他下意識的想推開他,卻被翔一把拉回,他對著他大喊…


 「對不起NINO…」

 「你幹麻道歉阿?」

 「………對不起啦NINO…」

 「所以我問你,你幹麻道歉啊?」

 「因為我喜歡你,對不起。」

 「你……」


 這傢伙沒開玩笑吧?
 二宮盯著他認真的眼傻掉了。


 「翔,你說你喜歡我?」

 「對,我喜歡你,最喜歡你了。」邊說邊像抱寵物那樣抱緊他,二宮費了好大的勁才推開他。

 「那……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什麼時候………?
 櫻井當真想了起來。

 
 「不知道耶…也許更久以前?」



 更久……以前?
 這個答案讓二宮無力的嘆了口氣。


 唉,他們怎麼會這樣?
 跟笨蛋似的…簡直就是笨蛋嘛!
 原來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是相愛的…
 真是蠢死了啦。


 二宮推開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愚蠢,賭氣似的站起身離開,
 櫻井有些慌張的跟了上去。


 嗚嗚…他就知道二宮一定會生氣,
 但是…他只是想讓他知道,自己真的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
 他喜歡他,所以才想擁有他,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的。
 唉…他該怎麼做二宮才會乖乖的待在他身邊呢?
 大家都說他櫻井翔是慶應畢業腦袋超級好的資優生,但這有什麼用?
 像這種問題,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阿……






 「他們像個笨蛋一樣。」

 待在潤的房間裡,相葉躺在潤的手臂上瞪著天花板說。


 「你這個笨蛋沒資格說別人吧?」


 潤明顯充滿了睏意的語調讓相葉嘟起嘴。


 「潤才是笨蛋呢,不對…你們都是笨蛋,因為你們是笨蛋我才變笨蛋的!」

 「你在繞口令啊?」

 「………欸,潤…」

 「怎樣?」

 「如果是你也會這麼做的吧?」

 「什麼怎麼做?」

 相葉沒來由的笑了。


 「例如…把藥膏跟貼布放在某人信箱,製造線索之類的事情……」

 潤覺得自己的手臂麻掉了,他想移動,卻發現動不了。
 因為相葉的頭正壓在他無辜的手上。


 「你的頭雖然很小但很重耶…」


 對於潤的話,相葉笑了起來,他翻過身跨坐在他身上,將頭靠在他胸膛上聽著他的心跳聲。
 

 「那這樣不重了吧?」


 「不,更重了…」


 因為從一顆頭的重量變成一個身體的重量。


 「我們……都很傻阿,潤。」


 潤將相葉的下巴勾起,給了他一個深入的吻。


 因為不知道他喜歡的到底是哪一個,所以…
 防止相葉雅紀的胡思亂想還是這樣比較快。








沁曰"
   酒後亂性這招真的很好用,百用不膩這樣。XD
   翔二很甜?是的,在我心裡他們是甜文CP的,
   嫁給我的那段真實有發生喔,至於是哪一集待我找一下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ee4452000
  • 酒後亂性什麼都可以發生XDD
    那個嫁給我那段很經典
    完全融入了故事內容(笑)

    後段是潤雅嘛...我還是比較喜歡櫻相啦~
    雖然我第一篇看的嵐禁文是翔二XD
  • 找到了,是潛艇SP的一小段XD
    我真的很愛那段阿(笑)
    還有最近VS嵐裡的『我把我的真心交給你了』
    翔二大愛XD

    雖然還是不及櫻相XD

    orange4022 於 2009/02/03 23:01 回覆

  • 咩
  • 這篇一開始看到覺得實在很有趣阿XD
    後來測試哩打那段也很有趣,還讓我笑蠻多次的
    不過後續的這篇感覺就有點心酸阿...
    是NINO主動的真有點意外(笑)

    果然是套入嫁給我那段阿(掩面)
    沁跟我講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誇張欸,想想還挺害羞的-///-

    阿團真是不管怎麼亂來都很棒阿XD
    沁沁後續加油阿~!!!(握拳)
    (不過短篇都不短篇了(笑)
  • 咩醬現在還在花蓮吧?
    玩好多天阿
    寒假都打算在花蓮過嗎?

    我後來回頭看那段影片,
    發現翔是說『我們結婚吧』,不是『嫁給我』
    不過其實差不多意思啦XD

    我的短篇什麼時候短過了XDD

    orange4022 於 2009/02/03 23: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