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玧其剛來首爾的時候真的有點搞不清楚方向,不管是哪方面的,那時候他最常發生的事情就是迷路,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是路痴,在大邱那個地方他如魚得水,小區的巷弄都熟透了遍,閉著眼睛可能都會走,但是首爾這個地方卻連踏出一步都能覺得很不安。

是的,首爾很神奇呢!

所以在首爾的日子他有了新的興趣,那就是睡覺,只要待在家裡窩在被子裡,不管這裡是大邱還是首爾,好像都一樣了。

「玧其哥,起來吃飯了!」
客廳傳來室友的聲音,室友比他還早幾個月入住,很高腿很長,長得很男人,道道地地的首爾人,但是見面的第一天他就把電風扇弄壞了,按鈕還活生生的彈到閔玧其臉上,室友一邊道歉一邊不好意思的介紹自己,他說他叫金南俊,今年19歲,比他還小一歲,閔玧其笑得可愛的說你好介紹了自己,坐下來替他把電風扇的按鈕裝好的時間,他們兩個聊了自己愛聽的音樂,發現二個人都是RAPPER之後很快就熟絡了,還順道介紹了他在夜店的工作。
金南俊是個讓人沒有防備的人,跟他在一起也能很輕鬆,閔玧其很慶幸自己來首爾遇上的是金南俊這樣的室友,知道閔玧其不愛出門,所以金南俊會在回家的時候替他買飯回來,後來這也成了習慣。

閔玧其迷糊的從床上爬起來游出房間,才一坐上沙發就發現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餐桌上居然有三碗炸醬麵,三碗?
這數字無比神奇!
他抬起頭來想尋找金南俊,只是才一抬頭就對上一雙陌生的眼睛,他的眼睛很大很漂亮,就是太漂亮了所以他嚇得往後彈了下。
他們家沒有生得這麼漂亮的人(欸!

「你誰呀?」嚇得方言差點都要出來了!
對方手上端著二杯星巴克的咖啡對他眨眨眼,鞠了個躬。「你好,我叫金碩珍,是新來的室友!」
閔玧其有些尷尬的看著他,因為金碩珍鞠躬的動作咖啡灑出了一些,金碩珍啊了一聲,硬是把二杯咖啡塞在他手上,慌忙地想找抹布,後頭的金南俊不知道什麼時候摸出來的,一屁股坐在閔玧其旁邊,笑著提醒金碩珍,哥啊,抹布在桌子上。

「哥?」
這人看起來年紀不大呀?閔玧其轉頭看著金南俊。
「玧其哥你對周遭也多關心一點,我昨天就跟你說今天會有個新室友,今年21歲,比你還大一歲……」
閔玧其搔搔頭努力回想,不行,這個訊息絲毫沒有記錄在他腦子裡,八成他又對不關心的事情下意識略過了。
金碩珍跑去後頭把抹布洗好了才回到客廳裡來。
「不好意思……一來就打翻咖啡。」
閔玧其盯著金碩珍,然後笑開來拍拍他的肩膀。
「不要緊,南俊在我剛來的時候就把按鈕彈到我臉上,你這沒什麼的!」
「啊~是嗎?」
「唉,玧其哥,你幹嘛把這講出來……」
「能被我記住的事情可是很難得的,你要感激了!」
「啊…真是……炸醬麵都糊了……」

金碩珍眨著眼看著他們,「你們認識很久了嗎?」

「嗯?」二個人同時抬起頭來看著金碩珍。「沒有,玧其哥搬來這裏也才半個月!」
「只是覺得你們看起來好像認識很久了。」
沒有人回應這個話題,因為炸醬麵放太久了,金南俊努力的拌開結成一球的炸醬麵,閔玧其一臉嫌棄的拿著筷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炸醬麵,金碩珍倒是很淡定的拌起來了。
「啊,對了…我還得回家一趟,玧其哥你帶碩珍哥去他房間放行李吧!」
「不就那一間嗎……」閔玧其比了比最後一間。
「你忘記除了你那間以外,我們這二間裝的窗戶防盜設置有點危險嗎?都不知道房東是怎麼想的………你還是帶他進去吧,我沒時間了!」
「唉咕,會有那麼蠢被鎖在陽台嗎?」
金南俊看了眼不明所以的金碩珍,「搞不好耶………」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金碩珍隱約覺得他們談論的話題與他蠢不蠢好像有點關係。
「嗯,我等一下帶你去你房間放行李吧!」
閔玧其很順的把話題轉移了。
金南俊大口地咬下炸醬麵,沒兩下就吃完了,他拿起包包看著手上的錶,連嘴都來不及擦,像風一樣匆忙的出了家門。

客廳裡只剩下閔玧其跟金碩珍安靜地對著炸醬麵。

「回家就回家…他幹嘛這麼急啊?」
「南俊得定期回家驗身的,遲到可能會被關起來!」
「什麼?!關起來?」
「對阿,關回家裡。」
「我說啊……你要戳麵戳到什麼時候?你不餓?」
「餓啊……可是……我懶……」
看閔玧其懶散的模樣,金碩珍不由得有些火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火,但他就是有點看不下去。
「給我吧!」
「幹嘛?」
金碩珍搶過他手上的麵,大力的拌起來,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好像媽媽,而閔玧其根本就是個不好好吃飯的孩子。
閔玧其絲毫沒感覺到金碩珍的情緒,有人幫他他也樂得輕鬆,無所謂的打開電視看了。
金碩珍看著閔玧其專注看著電視的臉,他忽然有個念頭,有一個懶散的室友好像不太好啊?

 


金碩珍把東西一一的從行李箱裡取出來,閔玧其坐在他床上看著他把東西分門別類,有條理又很整齊地把物品排好,閔玧其撐著頭扁起嘴。

「好多粉紅色的東西……」
「對啊,因為我喜歡粉紅色!」
一個男人喜歡粉紅色?閔玧其打量著他,這人長這樣美型,真的是男的吧?嗯~~肩膀這麼寬應該是個男的沒錯啊,這又不是拍電視劇!
「你該不會是在想我是男是女吧?」
「你怎麼知道!」
「我是男的!!!」
「嗯……」

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閔玧其努努嘴,決定還是回房間待去,他站起身但又想起金南俊的話踩了煞車,回頭道
「對了,這陽台你要進去的話要小心,門千萬別關上了,否則從外面打不開的!」
「蛤?那我被關了怎麼辦?」
「那就一定得要有人幫你開了。」
「真危險,房東在想什麼啊?有被害妄想症吧!」
「誰知道啊,你有錢的話乾脆就把這窗換了吧?」
金碩珍呵呵一笑,「我可是個貧窮的大學生啊,雖然下一年就要去公司實習了,但實習也沒多少錢。」
聽到公司兩個字,閔玧其看向他。「所以你未來要去公司上班嗎?」
「大概吧……」
「每天過著朝九晚五,毫無意外的生活?」
金碩珍挑眉。「不然呢?你未來想做什麼?」
「RAPPER。」
「跟南俊一樣呢,難怪你們會合,我啊,只想做好我的本份,不讓爸媽擔心,未來能養得起老婆跟孩子,安穩的過日子,那就是我的夢想。」
閔玧其點點頭,打了個哈欠。「那我回去房間睡覺了,晚安!」
「嗯,晚安,幫我把門關上,謝謝!」

閔玧其將金碩珍的房門帶上,他深吸了口氣。
看樣子他的新室友是個與他完全相反的人啊,而且不幸的還是他最害怕的那種中規中矩的類型,希望未來還能好好的一起生活就好了。








接下來的日子,他們的確很相安無事的生活著,但那也是因為金碩珍跟閔玧其的生活模式完全相反的緣故,閔玧其出門的時候,金碩珍正在睡覺,而金碩珍出門的時候,換閔玧其在睡覺,一個禮拜過去了,他們完全沒有機會見到彼此一面。
這件事情金碩珍是在意的,所以他老是看著閔玧其的房門發呆,他有個毛病,越是神祕的事情他就越是想去探究他,金南俊也知道他們似乎毫無交集,但他感覺這不是什麼大事,室友能互相照顧固然是好,但要是不行,只要不打起來就好。

「但是我就是覺得心裡不痛快,明明就住在一起為什麼像陌生人一樣呢?我跟你就不會這樣啊!」
金南俊啃著餅乾終於把耳機拿下來。「那好,明天店裡放假一天,玧其哥應該是沒事的,你約他出去看個電影如何?」
「我?!我為什麼要去約他看電影!他怎麼不來約我!!」
「所以啦,你們都沒想約彼此的意思,那就保持現在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吧?」

金南俊的話讓金碩珍站起來走到電腦桌前去,金南俊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碩珍哥?你幹嘛?」
「線上訂電影票阿。」

這個哥激不得啊!
金南俊默默的為金碩珍堅決的背影下了個結論。










放假=可以把鬧鐘丟了的日子。
閔玧其早已打定主意要睡一整天,但是人一整天就算不餓難免還是得上個廁所,他頂著一頭亂毛走出房間,想上個廁所再繼續睡,沒料到才打開房門,門就撞上了個人。
是金碩珍。
金碩珍撫著後背,瞇起眼來轉頭看閔玧其,他像是睡在他房門口的樣子。

「你………怎麼了嗎?」
金碩珍拍著自己被門撞上的後背,因為不確定閔玧其什麼時候會踏出房門,所以他乾脆坐在他房門前等他,沒想到一等就是一整個下午,還好他訂的電影票是優惠卷,不限時間的。
「你可總算起床了啊……」
閔玧其狐疑的打量著他,然後才緩慢的吐了句。「南俊不在?」
「嗯,出門去了,他跟我說你今天休假……」
「是啊……」閔玧其再度瞇起眼的看著他,「你………是想跟我借錢嗎?」
他掏掏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我沒錢啊!」
「哎呀,才不是,我只是剛好有電影票,想找你去看電影。」
「看電影?那你幹嘛不早點約?」
「我跟你根本見不上面,怎麼約?」
「我有手機的說……」
「我沒有你的電話號碼。」
「南俊有………」

金碩珍撫著脖子不再看閔玧其,看他尷尬彆扭的樣子,閔玧其只是淡淡的笑了。
聰明如他,怎麼會不知道金碩珍的困難點在哪裡,他們此刻的問題根本就不是能不能約的問題,而是要不要約的問題。
但是,他對金碩珍真的沒興趣。


「抱歉,我今天已經打定主意要睡一整天了,這才是我真正的休息,你跟別人看去吧…」
「欸,閔玧其……」
看閔玧其要走進廁所,金碩珍一把火都上來了,他在這裡等了他一整個早上到下午,他就這麼乾脆的拒絕了他?
「什麼?」
「我沒早點約沒錯,但是……我難得約你耶……」
閔玧其嘆了口氣,轉身面對看著他的金碩珍。「你沒有其他朋友了嗎?」
「我───」
就是這麼剛好的時間點,金碩珍口袋裡的手機鈴聲大作,在這寂靜的家裡顯得吵鬧,金碩珍氣憤的拿出手機,顯示來電者陳孝尚,他的怒火瞬間熄了一半,他只是努努嘴接起來。
「喂~孝尚啊……沒有啊,在家裡………」
金碩珍一邊講一電話一邊看著閔玧其了然的笑著走進廁所裡,看著關閉的廁所門,他鬱悶的呼了口氣,還引來電話那頭的死黨關切。

「沒有怎麼啦………欸,孝尚………你要不要去看電影?」

金碩珍說出這句話時,閔玧其剛好從廁所裡出來,閔玧其像是完全不在意的走回自己房間,金碩珍挫敗的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

唉,可惡,閔玧其你真是……太可惡了!







金南俊得知金碩珍約電影失敗之後其實有點內疚,他以為這提議金碩珍不會有所行動,沒想到他真的約了,而果然失敗了,金碩珍打擊頗大好幾天都不許他提起閔玧其,去店裡找閔玧其的時候,也跟他提了金碩珍的事情,他大爺的回應卻是…

「上次這麼臨時,他可以再約阿……」
他大爺的話是也沒說錯啦,只是嘛……金南俊為難的看了眼閔玧其。
「畢竟住同一屋簷下,碩珍哥只是想跟你打好關係。」
「說真的…」閔玧其輕酌手上的調酒。「他跟我就不是同一類的人何必呢?」
「你別這麼快下結論嘛,你不接近怎麼知道?」
閔玧其突然轉頭看他。「我看你才是吧?對金碩珍很好嘛!」
「我對你們都很好不是嗎?我夾在你們中間最為難啦!」

閔玧其揉揉臉,把酒一飲而盡。

「其實我挺羨慕他甘願過的那種人生,如果我也這麼想,爸爸就不會老說他們會擔心我了。」
閔玧其笑。
「不過,我就不是那樣的人。」

金南俊笑著嘆口氣,還想開口說什麼,忽然一個巨響把他們嚇了一跳,那像是酒瓶碎掉的聲音,金南俊正想轉頭查看,一個酒瓶就狠狠地朝他的頭頂砸去。

「南俊!!!」

只是那麼一瞬間,剛剛還在對他笑的金南俊,現在卻滿頭是血的不支倒地,閔玧其耳朵裡只剩下客人的尖叫聲跟他眼前的血腥畫面再無其他。







金南俊受傷了,而且還是在閔玧其眼前。
有客人發了酒瘋認錯了人,把酒瓶砸在正與他說話的金南俊頭上,他血流滿面的從閔玧其眼前倒下,一陣窒息感湧上,耳邊的尖叫聲此起彼落,閔玧其卻發現自己連叫都叫不出來,他第一直覺是先打了電話叫救護車,然後蹲下身觀看金南俊的傷勢,確認是頭部受傷以後,他用手指頭按壓他耳際周圍,金南俊痛苦的皺緊眉頭。
「南俊啊………」
他不斷的叫著金南俊的名字,直到救護人員趕到,他隨車跟到了醫院,原本膚色就白皙的他,臉色更顯得慘白,救護人員詢問他對他施行急救的是不是他?他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點頭,救護人員讚賞的看著他。
「你是不是受過什麼訓練啊?這不是平常人可以做到的。」
閔玧其只是看著金南俊搖著頭。

到院後金南俊被送進了手術室,店裡的經理來電話問他知不知道他家人的聯絡方式?閔玧其只在電話裡匆匆的說這件事情他來處理,但是掛掉電話以後他卻握著手機不知所措。

要是讓他家裡的人知道他在夜店裡出了事,他不被抓回去關起來才奇怪,金南俊也不會開心的。

坐在椅子上,閔玧其看了下自己沾上金南俊血跡的手,他發現自己不受控制的在發抖。
天漸漸亮了,手術燈熄了,金南俊頭部總共縫了十四針,需要住院觀察,金南俊睡著的時候,他一直想自己還能聯絡誰,卻什麼人也想不到,轉學搬來首爾,在學校裡他沒認識什麼人,在店裡認識的朋友都是些不交心的,出了這種大事他發現他可以講的人一個也沒有。
忽然握在手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金碩珍。

「碩珍……哥………」
『閔玧其,你跟南俊在一起嗎?給南俊打電話都沒人接,也沒回撥……』
聽到金碩珍的聲音,閔玧其深吸了口氣。
「碩珍哥,我現在在醫院……」
『醫院?為什麼?』
「南俊他……受傷了,剛動完手術。」
『你在哪家醫院?!我現在過去!!』

掛掉電話以後,閔玧其坐在金南俊的病床旁閉起眼睛。
平常這時間他應該早就睡的不醒人事了,眼睛很痠澀,只要閉起眼睛就能看到金南俊滿頭是血的在自己眼前倒下的畫面,他再度把眼睛張開,發現自己心跳很快一點平復的跡象也沒有,所以他盯著醫院的房門口看,也許他也是一個會想依賴的人吧?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金碩珍來了,但是幾乎是同時金南俊的父母也來了,金南俊是被害人,他又尚未成年,警察還是通知了金南俊的父母,金南俊還在沉睡著,閔玧其是第一次見到金南俊的爸媽,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下,他跟金碩珍兩個人立正站好的對著一臉氣憤又難過的金伯母,伯父問清了來龍去脈之後,不同於伯母如此敵視的態度,倒是讓兩個人早先回家休息,南俊有他們二個顧著就夠了。
閔玧其深深的對伯父跟伯母鞠躬才離開醫院。
返家的路上二個人保持著一個距離都沒有說話,原本就尷尬的氣氛因為這件事情更顯得低迷了。
金碩珍一回到家就先洗澡,說是還要趕去上班,閔玧其坐在沙發上沉思,沒多久就睡著了。
夢裡不斷的重播著金南俊倒下,他替他急救的畫面,還參雜著一名婦女教導著他止血按壓法的步驟,這些畫面開始不斷的循環,他拼命揮舞著雙手掙扎著驚醒。

突然手被握住了,那雙手異常冰冷。

「玧其?」

閔玧其滿身大汗的看著眼前圍著圍巾像是剛從外頭回來的金碩珍,他眨了眨眼,把手抽了回來。
「你……你怎麼還沒去上班?」
「你傻了啊?我是已經下班回來了,是你沒去上課吧?」
閔玧其忽然驚了一下,時鐘指著晚上六點半。
糟糕,第一堂課都要開始了!
唉,算了吧,別去上了,翹掉吧。

「我也覺得你別去比較好,你這狀態去上課也不能專心吧?」
金碩珍丟了件衣服給他。「衣服從你衣櫃拿的,去洗澡吧?我做的飯你吃嗎?」
閔玧其不是很喜歡金碩珍語氣裡那十足大哥的語氣,但有得吃他還是點頭,拿著衣服進浴室。
洗完澡出來,閔玧其首先聞到的是肉的香味,他循著香味走到餐桌,金碩珍背對著他正在試湯的樣子,有這麼寬大的後背卻很細膩的模樣,桌上的菜餚是雞胸肉跟熱騰騰的泡菜鍋。
金碩珍轉頭就看閔玧其對著桌上的菜發呆,不由得笑了。
「今天沒有飯,所以煮了拉麵吃,還行吧?」
閔玧其點點頭,坐下就開始品嘗那鍋泡菜鍋。
金碩珍把拉麵端到餐桌上,也坐下來開始吃雞胸肉。
二個人專注著吃東西,倒是沒怎麼有機會說話。
都吃完以後,金碩珍說他做飯所以閔玧其要負責洗碗,覺得公平閔玧其倒也是爽快的答應了。

閔玧其洗碗的時候,金碩珍就把家裡給收拾了下,閔玧其甩著手走出廚房就看到金碩珍在整理他跟金南俊看完之後沒放回原處的DVD,想想這陣子他跟金南俊的生活空間變得整齊了許多,但他從來也沒多想這是為什麼,果然是因為有金碩珍默默在收拾的關係吧。

「對了,你晚上還得去上班嗎?」
閔玧其遙遙頭。「因為發生事情店裡休息了。」
「這樣啊……」
金碩珍突然站起身。「那我去你房裡看漫畫吧?」
「嘎?」
「你房裡很多漫畫吧?上次你把房門打開我有看到,借我看一下吧?」
「那我拿出來給你看──喂─」
閔玧其話還沒說完,金碩珍已經打開房門走進去了,閔玧其傻了一下,也跟著走進房間。
「這套我一直很想看呢,你居然有!真好!」
金碩珍盤腿坐在他床上看起來了,要是平常閔玧其早就把他轟出去了,但是現在也懶得阻止了,也算是報答他做飯的回禮吧,他也一股腦的躺在金碩珍身邊。
也許是剛剛吃得太飽,一碰到床,疲倦感就襲上,閔玧其緩緩閉上眼睛,眼前一黑早上那個夢境又開始播了,這次還多了婦女躺在地上流了很多血,而自己在一旁哭的畫面。

「媽、媽……媽………南俊……」

一雙溫柔的手抱住了他,閔玧其想掙扎,那雙手卻強而有力的按下他。

「玧其啊,已經沒事了。」

那個聲音在他耳邊安撫著,不斷的說著已經沒事了。
閔玧其睜開眼,發現自己在哭,金碩珍擔心的看著自己的臉龐是模糊的,因為太丟臉了,他把頭悶回棉被裡,也悶回金碩珍懷裡。
金碩珍見他這反應只是笑了笑。

閔玧其自己一定不知道,他從醫院回來以後看起來就是快哭了的樣子,卻不斷的隱忍著,覺也睡不好,原本想放任他不管的,但是後來想想,現在能安慰閔玧其的也只有離他這麼近的自己了。

「玧其啊,已經沒事了……」
閔玧其在棉被裡,在金碩珍懷裡,微微點頭。
「你在被窩裡不會悶壞了吧?」
閔玧其拼命的搖頭。
「那,好好睡覺吧。」
這次閔玧其沒有任何反應,金碩珍笑了笑,覺得這樣脆弱的閔玧其比平常可愛個幾百倍,但是……還是做回平常那個對什麼都假裝無所謂總是硬撐著的閔玧其吧,那樣你才不會做惡夢,是吧?







幾個禮拜以後,金南俊可以返家療養了,金碩珍跟閔玧其依金南俊的指示偷偷去接他出院,這幾個禮拜金伯父跟伯母看管得嚴,不讓他們會客,似乎想讓金南俊斷了跟他們的聯繫,幸好他們不知道租屋地點在哪裡,沒能幫金南俊退租。

一見到金南俊,閔玧其迅速的拿出自己準備好的哭哭紙條黏在自己眼睛下面。
「南俊啊,你看我都哭了,我嚇死了啊TT」
看閔玧其那樣金碩珍也嘻嘻的笑了,配合著道。「對啊,他真的嚇死了,覺也睡不好,還在我懷───」
閔玧其突然伸出手往金碩珍嘴上貼了紙條。
「唉咕,你話太多了,送你一個!」
金碩珍捧著臉退到閔玧其身後假裝要揍他的樣子,但閔玧其一轉頭他又裝作沒事的看看窗外。

金南俊一臉有趣的看著他們。
這二位哥在他出事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嗎?

「我爸媽快來了,我們快走吧!」
「但是南俊,你這樣潛逃真的可以嗎?」
「可以的,可以的,這次就是個意外也沒這麼嚴重,被他們抓回去才是真的嚴重,快走了!」

閔玧其看著金南俊頭上的繃帶發著呆,金碩珍從後頭推了他一下。
「沒事吧?」
閔玧其看了他一眼,他知道金碩珍在講的是什麼,他遙遙頭,追上前頭的金南俊。
「喂~金南俊,你一個病人走這麼快做什麼!」


只是那麼一瞬間,他有想過的,其實,有金碩珍在的這個家也很不錯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凜
  • 真的好喜歡你寫的文章啊啊啊T T
    三個人都描訴的好可愛也~~~~
    請繼續加油^ ^
    會一直支持的OUO
  • 謝謝你喜歡並且告訴我^^
    謝謝你^^

    orange4022 於 2014/01/31 13:33 回覆

  • 新人阿米
  • 可以叫你神人嗎?怎麼能把他們的個性描寫得這麼細膩!!!真的太佩服了!厲害!喜歡!
  • 我不是神人啦XDDDD只是喜歡腦補寫寫故事而已!
    我寫的都是我認知的他們,能夠跟我對他們有一樣的想法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orange4022 於 2015/08/17 22:02 回覆